{page.title}

西南话、西北话、山西话、南京话,什么时候方

发表时间:2019-01-25

因此,将极具地方特色的方言利用到电影中,也就使影片多了些别样的趣味。

与此同时,也有观众产生了以上疑难。事实上,熟悉毕赣的观众应该知道,凯里话不仅是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的特点,在其处女作《路边野餐》中,凯里话就已经登场。

而回忆2018年,用方言叙述的院线电影确实不少。年末成为黑马的《无名之辈》,片中主创所说的贵州话跟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的凯里话同属西南官话分支,而2018年度爆款《我不是药神》中也有少量上海话穿插其中。

方言的魅力有多大?可能同在一个地球,你说凯里话,我说温州话,而后两人面面相觑:这说的是外星话吧。

“什么时候开始,院线片子都喜好讲方言了?”

而结合往年银幕上浮现的方言电影,可能看到,方言电影大抵能够有以下较为集中的多少大类:

作者 / 嘉栖

西南官话系列(西南官话重要分布在四川 、重庆 、贵州 、云南 、湖北 等省市):

像毕赣导演的《路边野餐》跟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,故事的主角来自于他的家乡贵州凯里,片中所有人都说着一口凯里话,也让凯里从此成名。同样来自贵州的导演,饶晓志执导的《无名之辈》,讲述正人物的福气挣扎,对白采用的也是当处所言。

即影片多取景自西南云贵地区,片中主角多采取西南方言对话,呈现出那一地域独特的人文风情。这也是目前方言电影中涌现频率较高的一类。

西南话、西北话、山西话、南京话

四大方言电影:

那么,越来越多讲方言的电影进入院线,是否会引领下一个潮流?

此外,值得一提的是,近年来如《阿拉姜色》《冈仁波齐》《塔洛》等藏语电影也凭借不错的口碑逐渐成势。不过,藏语作为一种民族语言,不算在方言范围内,因而藏语电影此处不久加探讨。

根据一起拍电影(ID:yiqipaidianying)不完全统计,今年一共有八部方言电影上映,其中贾樟柯的《江湖儿女》,持续其影片一贯的“山西话”特色;曹保平的《狗十三》故事取景地在西安,选用了西安话为主要用语,由杨幂主演的《宝贝儿》,全程应用了南京话;而在珠三角地区引发观影热潮的《爸,我一定行的》,对白则都是潮汕话。

而2018年,伴随着年度票房冲破600亿大关,院线电影也显现出了更多样化的生态。比往年出现了更多的方言电影就是表现之一。

2018年最后一天上映的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,成了2019年第一部气象级争议影片,其引发的各类话题直到当初依然在发酵。